朱永荣获“教书育人楷模奖”

发布时间:2018-12-11? 来源:新云市? 浏览次数:201

??? 朱永,男,生于1964年4月,毕业于徐州师范学院(函授小学美术教育),1983年9月参加工作,小学高级教师,睢宁县王集镇中心小学副校长,任专职美术教师,中共党员,2009年全国模范教师,江苏省级劳动模范,?江苏省优秀教育工作者,徐州市先进教师,睢宁县教书育人楷模。徐州市拔尖人才、徐州市家长最喜爱教师,2013被评为感动徐州市教育十佳人物,2016年徐州市十佳优秀党员标兵.2017年被评为江苏省(基础教育类)教学成果特等奖,同年又被确定为江苏省带艺、带强、带动“三带”能手,中国教育学会美术专业委员会会员。江苏省教育学会美术专业委员会理事。中国儿童画协会理事。徐州市儿童画创作课题研究组副组长。2018年10月荣获“教书育人楷模奖”。

??? 自1983年从事美术教学工作30多年来,先后19次被国家教育部授予优秀儿童画创作辅导员称号,2次被省文化厅授予模范儿童画辅导教师称号。11次被市政府授予先进教师称号,2013年8月被中国文化部命名为世界儿童文化交流大使,随中国“一带一路” 走出国门,向世界各国青少年传播中国传统绘画的文化,让世界认识中国,了解中国,为中国文化世界行做出了应有的贡献。

??? 在儿童画创作辅导上取得了优异成绩,所辅导的儿童画作品荣获国际级儿童画大赛139枚金奖;356枚银奖;485枚铜奖,在国家级儿童画比赛中有339幅获一等奖,498幅获二等奖,563幅获三等奖等。

??? 在小学美术教学研究上也取得丰硕成果,有数十篇美术论文分别在国家级、省级获奖或发表,在省级美术会课中获一等奖3次;9次在省市美术教学论坛会上进行主讲

??? 从教以来,一直坚持农村儿童美术教学第一线。用近35年的时间探索出儿童画教学的基本途径,逐渐形成自己的教学风格:游戏进入课堂,童画承载故事。近年来,着力于儿童画“收与放”的教学模式的探究,以及青年教师的培养工作,致力于让儿童绘画在少年儿童的教育中发挥更大效力。
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 倾情乡村教育30余年 大爱书写无悔人生

??? 在王集镇的乡村提起美术教师朱永,乡亲们都不陌生,不是因为他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,而是因为他扎根农村教育30年,为美术教育事业呕心沥血献出了青春年华,是因为他热情无私地关爱学生、关爱留守儿童,是一个有情有义、有故事的人。

??? 今年54岁的朱永出生在农村,他热爱家乡的土地和父老乡亲,18岁那年,因为具有良好的绘画功底,朱永成了王集中心小学的一名美术代课老师,当时,他万分激动,高兴的心情无法言说。其实,在朱永上初中的时候,他就希望自己长大后成为一名美术教师,不仅因为教师是一个崇高的、令人尊敬的职业,更多的原因是,乡村的孩子也喜欢画画,但是学校里却没有美术老师。那一年,朱永当上美术老师后,高兴之余也陷入了沉思……

??? 因为他清楚地知道,虽然自己拥有对绘画和教育事业的满腔热爱,但是自己不是科班出身,也没有参加过教师培训,根本不懂如何教学,不懂怎么与学生沟通。他意识到,要获得学校和家长的认可,自己要比别人更用心,要付出更多时间、精力和汗水。

??? 当时,县实验小学和睢城小学的儿童画作品在国际国内大赛中频频获奖,在县内外引起极大的轰动。获奖的儿童画作品和小画童的照片还在府前街、县委大院和县文化馆的橱窗中展览,这让朱永的热血沸腾,内心要从事农村儿童画创作辅导的热情进一步高涨。“城里老师能做到的,我也一定也能做到!”血气方刚的朱永在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。

??? 朱永内心坚定,热爱着自己的岗位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朱永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党员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在朱永的内心升腾,他心中萌生起一个大胆的梦想:我要让农村的孩子与城里孩子一样,接受良好的美术教育,我也要让自己的学生捧回国际大奖!

??? 心中的梦想激励着朱永,为了让自己尽快成为一名称职的美术教师,他披荆斩棘,勇往直前,开始了艰辛的努力。

??? 为了提高自己的美术技能,朱永报名参加了徐州市国画班,进行为期三年的函授学习。?拿不出学费,他就变卖了家里仅有的一头牛。每次去徐州函授学习时,为了最大限度节省开支,他都是自带煎饼和咸菜,一天只吃一顿饭。

??? 三年的函授期间,他白天给学生上课,晚上钻研专业书籍,练习绘画。夏天,学校的单身宿舍蚊子成群,闷热难忍。为了给自己提神,也为了防止蚊虫叮咬,朱永就打一桶凉水,把双腿泡在水里,坚持学习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三年后,朱永毕业时,科科都是全优。

??? 为了读懂孩子的心灵,掌握与学生沟通的艺术,朱永主动向学校提出,要求带低年级班的数学和班主任工作。他还积极向有教学经验的老师取经,一有时间就去听其他学科的课,目的是为了让自己的美术课更加生动、更加丰富、更有吸引力。

???? 1983年,睢宁的乡村还没有开展儿童画教育,朱永率先在农村开辟出儿童画教育的新天地,在他的倡导下,王集中心小学成立了美术兴趣小组。当时,学校既没有场地,也没有桌椅。但这些都难不倒他,凭着对工作的执着和热爱,朱永克服了一道又一道难题:没有活动场所,他就把结婚时,妻子陪嫁的四床棉被撕开,被里被面缝在一起,搭起了简易的遮阳棚。这四床棉被,是妻子陪嫁的最值钱的东西,夏天被子闲置了,是他偷偷抱到学校的。妻子得知后,气得直骂他:“你脑子坏了吧?你怎么能这样做!”;没有桌椅板凳,朱永变买家里1500斤粮食,在旧市场买来退旧的桌凳重新修补,并自制了一块小黑板;没有画纸颜料,他就把帮别人画宣传广告奖励的材料拿来给孩子们用;遇上雨雪天气,他就把孩子们带进仅有6平方米的宿舍,活动结束后,宿舍里总是被搞得乱七八糟,一塌糊涂,连被子、床单都抹得五颜六色。

???? 为了辅导学生创作儿童画,朱永的一腔心血都扑在了工作上,有时很多天也不回家,妻子说他是个不要家的“野人”。

??? 有一年的麦收季节,朱永因辅导学生创作参赛作品,连续一个星期没有回家,只有朱永的妻子一人在家收麦,眼看着别人家的麦 子都割完了,又听说马上要有大雨,朱永的妻子再也沉不住气了,流着眼泪到学校找朱永进行理论。为了不耽误孩子们参加比赛,朱永只好利用晚上的时间回家抢收麦子。为了早一点把地里的麦子拉完,他借了邻居家的毛驴车,由于赶毛驴车不够“专业”,加上天黑路滑,朱永连人带车栽进了路边的水沟里,他的左臂骨折了,腿也划伤了多处。但是第二天,他不顾母亲和妻子的劝阻,胳膊上缠着绷带到校继续辅导学生创作。这一年,他辅导的儿童画作品有18幅参加国际展览,其中获金奖5幅、银奖6幅、铜奖7幅。朱永开始有名气了,徐州市电视台“人物风彩”栏目对他进行了专题报道。

??? 朱永是一个有爱心、性情温和、不计较得失的人,他对学生无私的爱像是一缕缕阳光温暖着孩子们的心灵,在他们的心上凝结成难忘的一幕又一幕。

??? 开办美术兴趣小组时,为了开阔孩子们的视野,朱永向学校预支了自己半年的工资,带领学生到南京、连云港、泰山等地写生。外出写生期间,他既当爸又当妈,照顾孩子们的生活,买来的饭菜舍不得吃,自己只吃从家里带去的煎饼和咸菜,每次外出写生回来,朱永总是又黑又瘦,像是变了一个人。在南京写生时,一天夜里,有两个学生突然发起了高烧,朱永连忙背着大的抱着小的步行两公里把他们送到医院吊水打针。两个孩子的烧退了,朱永却累得两腿发软,浑身酸疼。朱老师焦急、疲惫的神态成了两个孩子永远抹不去的记忆。

??? 每到父亲节,朱永都会收一些祝福短信。今年,他收到的一幅短信说:“朱老师,您不是父亲胜似父亲,您多保重身体,祝您节日快乐!”发短信的是他的一名学生,叫陈倩,如今是宁波一家有绘画特色的幼儿园的园长。陈倩上小学2年级的时候开始踉朱永学习画画,在陈倩的记忆里,发生在朱老师身上的一幕让她至今感动不已。

??? 1993年暑假,朱永带学生去连云港写生,陈倩清楚地记得,当他们饿得肚子咕咕叫准备吃早饭的时候,朱老师提着肉包子和鸡蛋出现在他们面前,招呼他们赶快趁热吃,农村的孩子们第一次吃到肉包子,都高兴极了。陈倩看到朱老师站在一边没有吃,就问:“朱老师,你怎么不吃啊?”朱永说:“你们吃吧,我吃过了。”可是没过多久,陈倩却看到朱老师坐在不远处的石凳子上掏出了干煎饼和咸菜,大口地吃了起来。陈倩又走过去问:“朱老师,你不是说吃过了吗?”朱永笑着说:“其实,我不喜欢吃肉包子,你们快吃!”长大后,陈倩才知道,朱老师口袋里的钱不多,他舍不得犒劳自己,他说不喜欢吃包子是在“撒谎”。去年,朱永去宁波参加一个美术研讨活动,陈倩知道后,对朱永说:“朱老师,20多年前你费劲撕咬干煎饼的那一幕,我永远都忘不了,我现在有钱了,我要好好请你吃一顿!”

??? 许多年来,朱永带孩子外出写生,从没向家长要过一分钱,从没有向学校要过任何补助;他帮助家庭贫困的孩子,为发展农村的儿童画教育事业,到底贴进去了多少工资,他自己也说不清。

??? 在儿童画兴趣小组中有两个孩子的情况比较特殊,他们离家较远而且家庭困难,朱永就把他们带在身边,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他们,给他们买衣裳,买学习用品,用微薄的工资为他们买饭菜票和他一同吃住。两个孩子对朱老师无比感激,他们勤奋学习,用实际行动报答老师,最后都考取了美术学院。

??? 朱永心肠火热,是备受学生和家长称赞的活雷锋,他像阳光,播撒的是温暖,像大树,洒下的是绿荫。

??? 1997年秋忙季节,学校一个叫王子健的8岁男孩在上学的路上滑到,摔伤了胳膊,他家住王营村,农忙季节家里无人接送。朱永知道后,主动承担了王子健的接送任务。每天早晨,朱永骑自行车绕道四五里路来到王子健家门口,把他带到学校,中午朱永把他带到自己家中吃午饭,晚上放学后再送他回家,这样的接送一直持续了半个多月。这还不算什么,叫王子健的父母没想到的是,朱永还为王子健担负了伤口换药的医药费。为了给王子健补充营养,朱永买了一些鸡蛋,每天中午给王子健吃一两个,而他自己同龄的儿子却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咽口水,有一天,朱永的儿子馋得实在忍不住了,就跟朱永说:“爸爸,等以后我的胳膊也受伤了,你也要给我买鸡蛋吃!”朱永和妻子听了,心里酸酸的,很不是滋味。

??? 喜欢画画,是每一个孩子的天性。为了让更多的农村孩子能够学习画画,从2008年起,朱永在自家办起一个儿童画课外义务辅导班,给孩子提供免费学习绘画的机会。他无偿地辅导孩子画画,无偿地提供绘画用品,辅导班的孩子有认识的,也有不认识的,一直保持在20多个。为了能长期为孩子提供绘画用品,他为一些商家单位做美术设计,每次都不要对方付钱,他只要绘画用品。

??? 朱永义务辅导孩子画画的故事还有很多。2012年春季,朱永得知学校要在5公里外的庄楼社区成立 “留守儿童呵护站”,便主动请缨要求去做留守儿童的辅导教师,每个周五的晚上和双休日全天,他都要去义务辅导附近村庄的十几位留守儿童绘画、写字、做作业,刮风下雨从不间断。朱永知道这些孩子的父母不在身边,他们缺少关爱,因此,他不仅在学习上指导孩子们,还在生活上无微不至地关怀他们,给他们买学习用品、买衣服、买水果,给他们讲故事,讲做人的道理,让留守的孩子远离父母也能感受到浓浓的亲情。渐渐地这些孩子似乎离不开朱老师了,而孩子们也成了朱永心中的一份牵挂。深秋,一个周五晚上,眼看着辅导孩子们的时间快到了,天却突然下起了大雨,朱永的妻子劝他说:“天这么黑、雨又大,孩子们肯定不会去了,你也别去了吧。”朱永犹豫了一下,想到孩子们焦急等待的目光,他既担心又很不安。他想到:“呵护站”是那些孩子温暖的“家”,他就好似“家长”“不行!我得去看看!”他立即骑上自行车消失在漆黑的雨夜中。来到呵护站,朱永浑身已经湿透了,可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:10多位孩子全都站在屋檐下眼巴巴地等着他!最小的只有5岁。看到朱老师来了,其中的一个孩子扑到了他的怀里,哭着说:“朱老师,我想你一定会来的!”朱永流泪了,他紧紧地把这个孩子搂在怀中……一个小时的辅导结束后,由于雨大、天黑、路不好走,朱永通知几位接孩子的爷爷奶奶,不必来接了,他负责送回去。这感动得老人们直掉眼泪,“朱老师,你真是个好人!你辅导孩子不要钱,你把他们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,我们都无法报答你!”

??? 为了培养农村的孩子,朱永甘守清贫,放弃了到南方大城市发展和赚钱的机会;扎根农村教育,朱永也多次放弃了调进县城工作的好时机。

??? 上世纪八十年代,在朱永坚守乡村教师岗位,每月只领30块钱的时候,朱永的同学都在深圳、广州等大城市发展,有的开办公司,有的被高薪应聘,都在赚大钱。

??? 当时,受同学的推荐,有人开出了每月百元的工资想聘请朱永到南方去。高于月工资3倍薪酬极具诱惑力,朱永的家人都动心了,甚至连邻居亲朋都劝他到外面闯一闯,出去展示自己的才华,还能挣大钱。可朱永却没有心动,因为当时学校只有他一个美术教师,孩子们不能没有他,他也离不开那些孩子,朱永拒绝了。朱永的举动,让亲朋非常惋惜和失望。妻子和家人也曾劝他: “你好好考虑一下,你上有老,下有小,全家就靠你一人挣钱,家里还这么困难,有这么好的机会,错过了,太可惜了!”。可朱永性格倔强,认准了就不回头,妻子埋怨他,说他是世界上最傻的人。

??? 当朱永为了梦想耗费青春和心血的时候,他也赢得了许多的回报。因为朱永有特殊贡献,县教育局破例将他从民办教师转成了公办教师,这是执着内心的梦想带给他意外惊喜。 同时,朱永也成了县城各小学抢手的人才,他有多次进城的机会,但是他没有动摇,他的心和梦想已经深深扎根脚下的土地,在他眼里,淳朴的乡村和孩子的笑脸才是最美的风景。

??? 在朱永的记忆里,让他难忘的,不是外出写生的辛苦和劳累,不是拮据生活的窘迫和无奈,而是在局势动荡、炮火连天的埃及给国外的孩子讲授中国的儿童画。

??? 2013年8月,在中国文化部同江苏省的部省合作项目中,朱永被选派去埃及开展艺术交流活动,这次活动中,朱永是代表中国的仅有的一位艺术家,活动为期半个月,活动内容是在开罗中国文化中心进行儿童画培训教学。

??? 朱永到达开罗的当天,顾不上旅途的劳累,放下行囊,就开始了异国的第一次教学活动。 在短短的两个小时里,他克服了语言上的障碍,用生动有趣的教学方法和丰富的肢体语言,激发孩子的创作热情,课堂气氛始终欢快热烈。可是,没有想到的是,第二天, 埃及局势突然恶化, 政府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, 包括活动中国文化中心所在的吉萨等10多个省实行1个月宵禁。紧急情况下,文化中心做好了因没有学生而被迫停课的准备。朱永坚定地向中心领导表示,哪怕只有一个学生他也要正常上课。

??? 让朱永没有想到的是,刚到上班时间,询问绘画班是否上课的电话就开始不断地响起,甚至还有不少新生报名。原计划在塔哈侯赛因博物馆开设的第二教学点,因博物馆关闭,绘画课被迫取消了,朱永提出将博物馆的课时分配给在文化中心上课的孩子,满足孩子们希望天天上课的要求。身处动乱,但绘画班每天上课的学生都在增加,不少第二教学点的孩子也主动转到文化中心来上课。朱永珍惜每天的教学时间,极力让埃及的孩子们了解中国的绘画、尝试各种绘画方法,教他们使用中国传统的毛笔、宣纸、水墨等画出他们心中美好的世界。朱永的绘画班让他们暂时远离了残酷的现实,感受到了温暖和快乐,他把埃及的孩子们带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。毎次下课,孩子们都久久不肯离去,更有孩子用现学的中文说出“老师,我爱你!”。

??? 世界和平是美好的向往,世界和平才是全人类的幸福。交流快要结束时,朱永在最后的绘画课程里,给孩子们出了主题为“和平”的命题画,启发孩子们创作心目中关于和平的图画。?孩子们自己的画笔表达出“没有战争就是和平”“过幸福的日子就是和平”“全世界的人相爱就是和平”,通过绘画,朱永把和平的种子埋进了这些孩子的心灵深处。同年,又被中国文化部命名为全国少儿美术教育专家,2017年3月被中国文化部推选为中国对外文化交流大使,不断选派到海外向青少年传播传统的中国绘画文化。为中外文化交流做出应有贡献。

??? 在埃及的两周时间里,朱永共上了10节课,上课总时间超过30小时,参加上课学生总数近300人,年龄从6至13岁不等。活动期间,朱永接到了妻子打给他的电话,因为太危险,妻子让他请求提前回国,但是朱永没有惧怕窗外的炮声和弥漫的硝烟。埃及中央电视台和《金字塔报》专门采访了朱永和学生们。学生们表示,他们跟朱永不但学到很多绘画知识,还懂得了和平的珍贵,学会了勇敢大胆地表达。在埃及局势动荡的情况下,朱永克服困难出色地完成任务,表现出了一名中国教师的优良风范。回国前,他乘坐大使馆的车到达机场时,车窗外趴满前来送行的孩子,他们都舍不得离开这位来自中国,用水墨画给他们带来安慰和向往的好老师。

??? 不论是在王集中心小学,还是在睢宁县的美术教师中,朱永是令人敬佩的,他身上散发的人格魅力感染着身边的人。经常有青年美术教师要求到朱永的身边去,要跟他学习。为了培养教学接班人,朱永也关注着青年教师的成长。他每学期都主动向教育局和学校提出:与青年教师结对子,进行“传”“?帮”?“带”?,给全县中青年美术教师营造一个认真学习、积极进取的氛围。他连续多年受教育局委托,承担培训睢宁县青年美术教师的任务,从师德、教学、教科研、儿童画辅导、自身专业技能等方面帮扶,先后有近10人成为美术学科教学能手、国家级儿童画优秀辅导员。

??? 截至目前,他做到了三个“全国唯一”:他是小学美术教师中,唯一一位被国家文化部命名的“儿童美术教育专家”;唯一一位出国对外艺术交流的农村小学美术教师;唯一一位辅导作品在联合国儿童画大赛中获奖的农村教师。

??? 蓦然回首,35个春秋转瞬而逝,朱永已经不再年轻。年过半百的他感慨万千,但有一句话,最能表达他的心情,那就是: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!他愿意在农村美术教育这片希望的原野上无怨无悔地走下去,用赤诚情怀和执着精神,为家乡的美术教育事业贡献毕生精力,收获更加灿烂的辉煌!!!

  • 公众账号
  • 返回顶部